防疫措施提高成本 政府已拨460万元补偿客工宿舍业者

人力部长杨莉明指出,人力部还在审核一些索偿,当局会检查宿舍业者在采购时是否审慎理财,索偿金额又是否合理。人力部也会根据合理索偿的评估,制定索偿金额上限。

应付抗疫安全条例推高了客工宿舍业者去年须承担的成本,截至2月1日,政府已拨出大约460万元,直接补偿符合条件的业者。共有约16万名客工住在这些业者管理的宿舍里。

人力部长杨莉明不久前以书面回答新加坡前进党非选区议员潘群勤的提问时,透露以上信息。

杨莉明说,冠病病毒在宿舍内肆虐的高峰期,政府需要宿舍业者充分合作,迅速控制病毒的传播,以及照顾好住宿舍的客工。额外的防疫措施导致成本增加,当中包括额外的清洁和消毒服务、客工长时间待在宿舍里导致水电用量提高,以及为了符合安全居住条件所需的人力和基础设施。

她说:“由于这些新措施都不是客工宿舍业者原本须涵盖的,政府推出援助计划,补偿符合条件者在去年4月至8月之间支出的额外费用。”

当局还在审核一些索偿,杨莉明指出,人力部会检查宿舍业者在采购时是否审慎理财,索偿金额又是否合理。人力部也会根据合理索偿的评估,制定索偿金额上限。

根据财政部日前公布的收支预估数据,16个部门及包括总检察署、审计署和国会等国家机关中,有七个部门的修订金额超出预估。人力部是开支超出最多的三个部门之一,财政部指出外籍劳工税减免和自雇人士收入补贴计划等抗疫援助措施,以及为客工宿舍紧急采购设备,导致人力部的支出比预估高出很多。

业者:即使没有补偿保证
也会花这笔额外费用

受访业者都表示,为了控制疫情,即使在非常时期没有任何补偿保证,他们还是秉持“该花的就花”心理。一些业者原有的运作项目成本倍增,一些则承担了逾百万元的额外费用。针对政府推出补偿额外费用的援助计划,他们都表示欢迎。

经营Changi Lodge II和榜鹅S11宿舍的S11资本公司去年4月至8月,因疫情所致的额外花费超过300万元。公司董事经理谢志光受访时透露,人力部至今只补偿了大约5%,其他索偿还在审核中。

他举例说:“比如客工以往每天只在宿舍里用餐一次,他们其他时候都是在各自的工作场所。但在封锁时期,客工24小时都在宿舍里,单单是用餐后的垃圾就增加两倍。清理垃圾和清洁服务都相应要增加。”

目前经营七个客工专用宿舍与速建宿舍的胜捷企业(Centurion)在去年客工被禁止离开宿舍的多个月中,运作成本激增,一些项目甚至增加两倍,比如须增派人手进行保安工作,以及确保客工都有遵守安全管理措施。

公司行政总裁江志明回复本报询问时指出,经营宿舍的业者只提供住宿服务,与私人产业房东没两样,照顾客工的责任不应只落在他们肩上。他认为,除了宿舍业者,雇主、从客工工作受益的消费者,以及政府都应该一同承担责任。

他强调,宿舍内的设施都是共用的,任何共用设施传播病毒的风险都更高,但宿舍都是按照政府设下的标准而建。

也是新加坡宿舍协会主席的谢志光指出,当局并没有提供可索偿项目与款项的清单。据他了解,政府至今已发出的补偿款额恐怕还未达到所有业者索偿数目的一成。

不过他说:“对于政府伸出援手,我们非常感激,也明白不是所有的额外费用都能索偿。”

热词 :